人生之桥 名为奋斗(最美奋斗者)

  滚滚钱塘江上,耸立着多座大桥,最早一座是钱塘江大桥。该桥为双层布局,上层汽车纷至沓来,基层火车怒吼而过。此桥建于1937年,毁于战火,1948年修复,至今没有举办过技巧上的大修,实现了“火药不放对位置都炸不掉”的豪言。它的计划者,就是被誉为“中国当代桥梁之父”的茅以升(见图左,新华社发)。

  茅以升在美国康奈尔大学留学时,仅用一年就取得硕士学位。在美国卡内基理工学院攻读博士时,挤时刻到桥梁公司演习。其博士论文《框架布局的次应力》中的创见,被称为“茅氏定律”。

  1920年,茅以升回到故国,在天津北洋大学(今日津大学)执教……之后于1933年3月最先主持制作钱塘江桥。

  钱塘江地舆情形伟大,杭州有句歇后语,“钱塘江造桥——办不到”。这里江涛澎湃,每月都有大潮流。碰着暴风、暴雨、大潮“三见面”时,暴风巨浪,极为凶狠。

  工程之难不可思议:江底淤泥又滑又厚,木桩一打就裂;600吨重的沉箱一入急流,如同脱缰野马乱窜;日军飞机也空袭不绝。茅以升绝不退缩。他说:“钱塘江大桥的成败,不是我一小我私人的事,而是能不能为中华民族争气的大事!”

  1937年9月26日朝晨4时,一列火车从大桥上隆隆驶过,两岸一片沸腾。这是中国第一座自行计划和制作的双层铁路、公路两用桥,冲破了外国桥梁专家“中国人没法在钱塘江上建桥”的谬论。

  通车不久,茅以升接到呼吁:炸掉大桥,不让日军占用!茅以升心如刀割般地执行了呼吁。抗战胜利后,他带着全心掩护的14箱资料回到杭州,落服重重坚苦,终于将钱塘江大桥修复完成。

  新中国创建后,茅以升又参加建造武汉长江大桥。现在,武汉长江大桥虽已高出计划时限,如故能正常通车,安详无恙。

  暮年回首生平,茅以升说:“人生之路高卑多于平展,忽似幽谷,忽似洪涛,亏得有桥梁可以渡过,桥梁的名字叫什么呢?叫‘格斗’!”

  1989年11月12日,茅以升在北京病逝,终年94岁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10月09日 06 版)

(责编:牛镛、曹昆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jfz5.com